战争与朗姆酒

西线战争上发生的最让人心动也最令人心痛的事之一就是1914年圣诞节休战。这已经是家喻户晓的故事了。德国部队用德语唱起了《平安夜》,而这时英国部队从他们的战壕里走出来,跟着一起唱了好几个小时。这些战场上的敌手们玩起了游戏,唱起了圣歌,共享美酒佳肴。圣诞夜,英国皇家空军向里尔的德军机场丢下了一份圣诞布丁,而第二天,德军也向英军士兵投出了一桶朗姆酒以作回报。

战争让成千上万的人悲惨死去,也让更多的人缺胳膊少腿。但是他们不能少了朗姆酒。当发现一个士兵还活着时,他的伤口就立即被包扎起来,然后给他灌朗姆酒。如果他能挺过来就马上送他去做手术,这时候,如果麻醉条件不行,那么取而代之的麻醉剂仍是朗姆酒。一个士兵在回忆录里写到:“一小杯朗姆酒将伤员从疾病或者死神手中救过来,这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许多以前从未喝过酒的禁酒主义者也在法国战场上饮下了此生第一口酒,并不是因为他想喝,而是他不得不喝。”

一般来说,朗姆酒的分配大权紧紧掌握在营长手里。有时,酸橙汁和豆汤也可以替换烈酒,但如果这样的话,士兵对那位营长就不会有什么好感了。就有这样一位营长,维克托奥德伦。他是一个清教传教士的儿子,信奉禁酒主义,因此,在部队里被士兵称为“老酸驴”。后来,他的上司撤销了他的军职,并在这个部队里分发朗姆酒。由此,以朗姆酒为中心在士兵中产生许多俚语甚至形成一种文化。朗姆酒在士兵的歌谣中频繁出现。

《带刺的铁丝网》

如果你想找到上校

我知道,我知道

如果你想找到上校

他正在豪饮下士的朗姆酒

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大口喝着下士的朗姆酒

我看到了

他喝了下士的朗姆酒

西格弗里德萨松《战壕中自尽》

我认识一个小鬼

生活不美也不亏

他在孤独的寂寞中酣睡

与云雀一起晨鸣

冬日的战壕凄冷又阴森

多了面包少了朗姆酒

他向自己举起了手枪

从此再无声息

你们那些嘴上抹油的人

或许也会欢呼

当大军从你们面前经过

回去祈祷吧!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年轻的生命去了哪里

在澳大利亚皇家军队的弗兰克M科菲中尉(已在19151118日的战斗中阵亡)的日记中有一篇913日的日记:

“今天早上刚刚分完朗姆酒,一颗炮弹就在奎因台旁边的矮墙上炸开了花。从一大堆土里挖出一个人至少要二十分钟;但是他们一醒过来,开口第一句话就在叫:“谁拿——偷走了我的酒?他妈的,他们把我的酒瓶子都炸翻了!”他们居然只字未提炮弹!他所关心的只是把分给他的朗姆酒弄洒了。你能把这样的人暴打一顿吗?的确,他们纪律涣散,但问题是难道他们的骁勇善战还不能将功折罪?…”

随着美国禁酒法案的撤销,我们看到了在美国统治之下的世界和平中,朗姆酒成为美国本土酒中王国的君主。虽然它不再是士兵和海员们的慰藉,但很快就发现了它的新角色。

异国情调的象征

1933年至今

北方佬到了特立尼达岛

少女们神魂颠倒

少女们众口齐赞

他们就大撒钞票

带着朗姆和可乐

杀到了库马纳

老老小小齐上阵

只为把那美元挣

——鲁柏特威斯特摩格兰特:《朗姆酒和可乐》1943

以上词条内容均来源网络,均系原作者观点及所有,仅供参考,感谢您对(大久宝:http://www.dajiubao.com/)的支持!

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