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别离

作者:陆龟蒙      朝代:南北朝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杖剑对尊酒,耻为游子颜。
蝮蛇一螫手,壮士即解腕。所志在功名,离别何足叹。

别离拼音解读

zhàng fū fēi wú lèi ,bú sǎ lí bié jiān 。zhàng jiàn duì zūn jiǔ ,chǐ wéi yóu zǐ yán 。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杖剑对尊酒,耻为游子颜。
fù shé yī shì shǒu ,zhuàng shì jí jiě wàn 。suǒ zhì zài gōng míng ,lí bié hé zú tàn 。 蝮蛇一螫手,壮士即解腕。所志在功名,离别何足叹。

别离翻译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
大丈夫何尝没有滔滔眼泪,只是不愿在离别时涕泗横流。

杖剑对尊酒,耻为游子颜。
面对离酒慷慨高歌挥舞长剑,耻如一般游子模样满脸离愁。

蝮蛇一螫手,壮士即解腕。
一旦被蝮蛇螫伤手腕之后,当断手臂就断壮士决不踌躇。

所志在功名,离别何足叹。
既然决心闯荡天下建功立业,离别家常便饭何须叹息怨尤。

参考资料:
1、隋慧娟 《唐诗宋词》导读 北京市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3年 :161-162页
2、宁宗一 陶慕宁 千编经典诗词曲 唐诗 郑州市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01年 :829页
3、蒋孟豪 中国历代古典诗歌精品选译 重庆市 :重庆出版社 ,2006年 :

别离注释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

杖剑对尊酒,耻为游子颜。
杖剑:同“仗剑”,持剑。尊:酒器。游子颜:游子往往因去国怀乡而心情欠佳,面带愁容。

(fù)蛇一螫(shì)手,壮士即解腕。
蝮蛇:一种奇毒的蛇。螫:毒虫刺人。解腕:斩断手腕。

所志在功名,离别何足叹。
志:立志,志向。

参考资料:

1、 隋慧娟 .《唐诗宋词》导读 .北京市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3年 :161-162页 .
2、 宁宗一 陶慕宁 .千编经典诗词曲 唐诗 .郑州市 :河南人民出版社 ,2001年 :829页 .
3、 蒋孟豪 .中国历代古典诗歌精品选译 .重庆市 :重庆出版社 ,2006年 :228-229页 .

别离赏析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
杖剑对尊酒,耻为游子颜。
蝮蛇一螫手,壮士即解腕。
所志在功名,离别何足叹。

  这首诗,叙离别而全无依依不舍的离愁别怨,写得慷慨激昂,议论滔滔,形象丰满,别具一格。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下笔挺拔刚健,调子高昂,一扫送别诗的老套,生动地勾勒出主人公性格的坚强刚毅,真有一种“直疑高山坠石,不知其来,令人惊绝”(沈德潜《说诗晬语》卷上)的气势,给人以难忘的印象。

  “杖剑对尊酒,耻为游子颜”,彩笔浓墨描画出大丈夫的壮伟形象。威武潇酒,胸怀开阔,风度不凡,气宇轩昂,仿佛是壮士奔赴战场前的杖剑壮别,充满着豪情。

  颈联运用成语,描述大丈夫的人生观。“蝮蛇螫手,壮士解腕”,本意是说,毒蛇咬手后,为了不让蛇毒攻心而致死,壮士不惜把自己的手腕斩断,以去患除毒,保全生命。作者在这里形象地体现出壮士为了事业的胜利和理想的实现而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颈联如此拓开,有力地烘托出尾联揭示的中心思想。“所志在功名,离别何足叹。”尾联两句,总束前文,点明壮士怀抱强烈的建功立业的志向,为达此目的,甚至不惜“解腕”。那么,眼前的离别在他的心目中自然不算一回事了,根本不值得叹息。

  此诗以议论为诗,由于诗中的议论充满感情色彩,“带情韵以行”,所以写得生动、鲜明、激昂、雄奇,给人以壮美的感受。

别离相关翻译

——

别离翻译

翻译:

大丈夫何尝没有滔滔眼泪,只是不愿在离别时涕泗横流。 

’面对离酒慷慨高歌挥舞长剑,耻如一般游子模样满脸离愁。

 一旦被蝮蛇螫伤手腕之后,当断手臂就断壮士决不踌躇。 

既然决心闯荡天下建功立业,离别家常便饭何须叹息怨尤。

大久宝http://www.dajiubao.com/诗词网

相关赏析

——

别离赏析

赏析:

这首诗,叙离别而全无依依不舍的离愁别怨,写得慷慨激昂,议论滔滔,形象丰满,别具一格。

“丈夫非无泪,不洒离别间”,下笔挺拔刚健,调子高昂,一扫送别诗的老套,生动地勾勒出主人公性格的坚强刚毅,真有一种“直疑高山坠石,不知其来,令人惊绝”(沈德潜《说诗晬语》卷上)的气势,给人以难忘的印象。

“杖剑对尊酒,耻为游子颜”,彩笔浓墨描画出大丈夫的壮伟形象。威武潇酒,胸怀开阔,风度不凡,气宇轩昂,仿佛是壮士奔赴战场前的杖剑壮别,充满着豪情。

颈联运用成语,描述大丈夫的人生观。“蝮蛇螫手,壮士解腕”,本意是说,毒蛇咬手后,为了不让蛇毒攻心而致死,壮士不惜把自己的手腕斩断,以去患除毒,保全生命。作者在这里形象地体现出壮士为了事业的胜利和理想的实现而不畏艰险、不怕牺牲的大无畏精神。颈联如此拓开,有力地烘托出尾联揭示的中心思想。“所志在功名,离别何足叹。”尾联两句,总束前文,点明壮士怀抱强烈的建功立业的志向,为达此目的,甚至不惜“解腕”。那么,眼前的离别在他的心目中自然不算一回事了,根本不值得叹息。

此诗以议论为诗,由于诗中的议论充满感情色彩,“带情韵以行”,所以写得生动、鲜明、激昂、雄奇,给人以壮美的感受。

大久宝http://www.dajiubao.com/诗词网

赞(0)
分享到: 更多 (0)

相关推荐